七‧一維園祈禱會陳日君樞機分享


2008年7月1日

我以聖詠12開始:

上主,你把我全然遺忘,要到何時?
上主,你掩面而不顧我,要到何時?
我的心情終日愁悵,要到何時?
我的仇敵高居我上,要到何時?

上主,我的天主!求你垂顧回答我;
賜我眼目明亮,別讓我沉睡而亡。
免得我的仇人說:「我已打了勝仗!」
免得我跌倒之時,敵人歡欣若狂。

我今信賴你的愛憐;
我心歡愉你的救援;
我要向我恩主歌讚。

我們每年紀念回歸的週年日,每年都懷?憂愁,每年都重振希望。

我們望下周圍,不免憂愁、無奈、失望。回歸已十一年了,我們還未能當家作主,民主還是一個空泛的許諾,普選還是一個遙遠的期望。那些真正當家作主的人,把我們的香港搞成怎麼樣子?那些既得利益者為我們做了些什麼?

厄則克耳先知書三十四章 上主說:
「禍哉以色列的牧者!你們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應該牧養羊群?你們吃羊奶,穿羊毛衣,宰肥羊,卻不牧養羊群:瘦弱的,你們不扶養;患病的,你們不醫治;受傷的,你們不包紮;……反而用強力和殘暴去管治他們。……吾主上主這樣說:……我要從那些牧者手裡追討我的羊。」

有人曾許諾「急人民之急」,但恆久有六成以上市民所急的越推越遠,二○一七,二○二○的普選究竟是真是假至今還完全未講清楚。急的卻是一些莫明其妙的新措施,捧上一些不知是為誰服務的「新貴」。

 

又說:「放下政治爭拗,關心民生吧!」他們真的關心民生嗎?可觀的盈餘,誰受惠了?我們神職人員沒有妻子兒女,還好有教友的捐獻,教會保證會照顧我們的晚年。但我們同年的長者可淒涼了。這是一個有良心的社會嗎?我們這樣教育下一代嗎?

「山高皇帝遠」怪不了皇帝。在四川救災事上,我們見到了北京領導的開明。但皇帝還是太遠。有些人由國家委派來香港不是為做聯絡工作嗎?聯絡了誰呀?要聽話才有資格被聯絡嗎?要我們負賣良心才承認我們愛國嗎?我們的香港墮落到這個地步真是可悲!這是國際都市嗎?它簡真成了老鼠的竇。

我們本該悲觀,但我們是信者,我們信上主。聖詠說:「我今信賴,你的愛憐」。

湧波濤莫驚怕,平安到岸全靠祂。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