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聖誕牧函


「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若1:14)

天主痴心地愛了我們,甚至派遣了祂的獨生子來居住在我們中間;聖子取了相似我們的、背負著罪惡肉身。(參羅8:3)

一個脆弱的嬰孩躺在馬槽裡,有人想殺害祂,天使的援助才使祂脫險。人生的一切艱難困苦祂都親嘗體驗,祂希望的是因此得到我們的信任、承認祂真是我們的一份子。

天主從永遠決定創造人,期望人和祂締結盟約,祂透過先知們口口聲聲說要做我們的天主、要我們做祂的子民。

其實天主究竟由此得到甚麼好處?祂是全善的,擁有無限美善;人卻一無所有、一無所是,人的美善全由天主賜與。不是因人的可愛而天主愛他,卻正是因為天主愛了他人才可愛。

可惜人還是諸多猜疑、不信任天主(原罪象徵了一切的罪),天主於是再把距離縮短,決定來到我們中間、做我們的兄弟、我們的朋友、與我們同行。祂的名字叫「厄瑪奴耳」(天主與我們同在)(瑪1:23)。

祂在人世的旅程結束時還不捨得離開我們,在逾越升天前還發明了一個奇妙的方法:把自己隱藏在聖體聖事內,在世上搭了帳棚。如果梅瑟可以對以色列人說:「有那個大民族的神這樣接近他們、如同上主我們的天主這樣親近我們?」(申 4:7)那末新約的我們該怎麼欣賞天主居住在我們中間!

在這聖體年的聖誕節讓我們終於向痴心愛我們的天主投降,不要再逼祂抱怨說:「這個心多麼愛世人,但世人卻似乎對祂不感興趣!」(耶穌聖心顯現給聖女瑪加利大)讓我們多多接近並恭敬聖體中的祂,多次領受祂到我們心中,陪伴祂,朝拜祂。

一件可喜的事是:在我們的教區裡明供聖體越來越受教友的歡迎。希望在聖體年內我們能為這教宗極力鼓勵的敬禮提供更多的機會。

天主取了人性,整個人類、每個人也就分享了天主性;耶穌臨在於每個人身上,尤其是每位最小的兄弟身上。讓我們在每個脆弱的人身上見到祂,恭敬祂、接待祂,做個善心的撒瑪利亞人。

尤其是牧者、父母及執政者更該效法這「居住在我們中間」的耶穌。

牧者該忘記自己、獻身羊群;他的時間、他的精力已不屬於自己;尤其當狼來的時候絕不畏縮,保護羊群直至捨身。

父母的臨在、陪伴是子女健全成長的秘訣;臨在、陪伴比任何他們能給與的東西更寶貴。做爸爸媽媽的,可知道小耶穌在你們家裡等待著您們的臨在,如同花草渴望陽光和雨水一樣?

執政者,領導人民的是人民的僕人。「親民」不該是手段,該是基本心態。「思人民所思,急人民所急」當然首先要親近人民,尊重真正的老百姓。一切政策該從他們的利益出發。

我們的社會出現了許多問題,豈不是因為越來越遠離這「仁政」的標準?許多政策以經濟掛帥為最高原則,以近視的經濟效率為標準,把「分配財富」和「創造財富」對立起來,以致貧富懸殊日趨嚴峻,這是社會的恥辱、文明的倒退。

天使在白冷天空中歌唱:「天主在天受光榮,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我們不要灰心,天主的愛常在,祇要我們接受祂,那就回頭是岸。願祂的平安來到我們心中,在二零零五年的每一天陪伴著我們!

牧末
陳日君
二○○四年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