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 Categories:

宗座牧函 – 以父亲的心

教宗方济各

圣若瑟奉为普世教会主保一百五十周年纪念


若瑟以父亲的心爱了耶稣──在四部福音中他被称为「若瑟的儿子」[1]

玛窦及路加这两位谈论若瑟最多的福音作者只提供了一点讯息,但足以让我们了解他是怎样的父亲,以及上智的安排所赋予他的使命。

我们知道,若瑟是一位卑微的木匠(参阅:玛13:55),与玛利亚订了婚(参阅:玛1:18;路1:27);他是一位「义人」(玛1:19),随时准备履行上主透过法律(参阅:路2:22, 27, 39)和四个梦境(玛1:20; 2:13, 19, 22)所启示给他的旨意。在纳匝肋到白冷这段漫长劳累的旅程之後,他目睹了默西亚在马槽的诞生,因为「在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参阅:路2:7)。他见证了牧人(参阅:路2:8-20)和贤士(参阅:玛2:1-12)的朝拜,他们分别代表了以色列民和外邦人。

若瑟有勇气作耶稣在法律上的父亲,并按照天使的揭示给他起名:「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为他要把自己的民族,由他们的罪恶中拯救出来」(玛1:21)。如同亚当在创世纪叙述(参阅:2:19-20)所行一样,为古代人来说,给某人或某物命名,表示归属关系的确立。

耶稣出生後四十天,若瑟与玛利亚在圣殿里将他们的孩子奉献给上主,并怀着惊讶聆听西默盎关於耶稣和他母亲的预言(参阅:路2:22-35)。为了保护耶稣免受黑落德迫害,若瑟客居埃及(参阅:玛2:13-18)。回国之後,他避居在加里肋亚隐世无名的小村庄纳匝肋——那里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从加里肋亚不会出先知的」及「从纳匝肋还能出甚麽好事吗?」(参阅:若7:52;1:46)——那处远离他的出生之地白冷,也远离矗立圣殿的耶路撒冷。在往耶路撒冷朝圣时,若瑟和玛利亚失去了耶稣的踪影,他们焦急地寻找,发现他正在圣殿与经师们讨论。(参阅:路2:41-50)

除天主之母玛利亚之外,没有其他圣人如同她的净配若瑟一般,在教会训导里更频密地被提及。为了更突出若瑟在救恩史上的核心角色,我的前任们深化了在福音中描述他的寥寥片段所传递的讯息。真福比约九世宣布他为「普世教会主保」[2],可敬者比约十二世荐举其为「劳工主保」[3],圣若望保禄二世称其为「救主的监护人」[4]。圣若瑟同时被世人称作「善终主保」[5]

因此,在真福比约九世宣布其为普世教会主保(1870年12月8日)一百五十年後的今天,正如耶稣所说:「心里充满甚麽,口里就说甚麽」(玛12:34),对这位与我们人类经验何其接近的不凡人物,我愿跟你们分享一些个人反省。我这意愿在疫情影响下的几个月来,日有所增,我们可以体验到身处打击着我们的危机之中,「我们的生命彼此交织丶互相扶持,这事实经常被人忘记。可是那些既不会出现在报章杂志的标题上,也不会现身在最新电视节目中的人们,今天正在塑造我们历史的决定性事件。医生丶护士丶店主丶超市职员丶清洁人员丶家庭佣工丶运输工人丶提供必要服务及维护公共安全的人员丶志工丶司铎丶修道人以及许多许多不同的人,他们都明白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多少人每天发挥耐心,播种希望,小心谨慎地不散播恐慌,而是促进共同责任。多少父亲丶母亲丶祖父母和老师以日常不起眼的举动向我们的孩子展示该如何以调整日常生活习惯丶展望将来丶坚持祈祷,来接受并度过危机。多少人为众人的益处献上祈祷丶奉献和转求。」[6] 我们每个人都在圣若瑟身上发现,他是一个可以不受注意的人,他是一个平常丶谨慎丶隐藏的人,他也是在困厄之时的转祷者丶支援者和指引者。圣若瑟提醒我们,那些表现低调者或在「第二线」者,在救恩史中扮演着无可比拟的角色,他们都值得被肯定和备受感谢。

  1. 1. 受爱戴的父亲

圣若瑟的伟大,在於他作了玛利亚的净配及耶稣的父亲,由此他正如金口圣若望所言「参与整个救恩计划」。[7]

圣保禄六世指出,若瑟在不同的层面具体地表现出其父亲的身分:「他将自己的生命成为服务和牺牲,奉献予与他生命相连的降生奥迹和救赎使命;透过行使法律赋予的权柄,以其生命和工作全然自我赠予於圣家;他把自己丶心灵和所有能力超然奉献,并将爱置於为使默西亚在其家中茁壮成长的服务当中,在这奉献和爱内,他把人性的召叫转化为家庭之爱,作为他的超性责任。」[8]

因着圣若瑟在救恩史中的角色,他是一位常为基督徒所敬爱的父亲,从以下各方面就可以看出来:全球有不少圣堂奉献於他;许多修会团体丶善会及教会团体,皆受其灵修精神所启发,及以其命名;在各个世纪中,各种尊崇他的神圣敬礼。许多圣人都热心恭敬圣若瑟,其中包括圣女大德兰,她选择了圣若瑟为自己的转祷中保,时常求助於他并获得所求之恩宠;受这份经验所鼓舞,大德兰鼓励对圣若瑟的敬礼。[9]

所有祈祷册都包括敬礼圣若瑟的祷文,逢星期三特别敬礼圣若瑟,尤其在整个三月份,传统上是将这个月奉献给他。[10]

人们对於圣若瑟的信赖,可概括在「你们到若瑟那里去」这一表达中,它回顾埃及闹饥荒时,人民向法郎央求食粮,法郎回答说:「你们到若瑟那里去,照他对你们所说的做」(创41:55)。法郎所指之若瑟为雅各伯的儿子,他因为受兄弟嫉妒而被卖作奴隶(参阅:创37:11-28),根据圣经记载,他後来成了埃及的总督。(创41:41-44)

作为达味这位按照纳堂先知所应许(参阅:撒下7),耶稣祖先的後裔(参阅:玛1:16-20),以及纳匝肋人玛利亚的净配,圣若瑟是连接旧约与新约的枢纽。

  1. 2.温良慈爱的父亲

若瑟看着耶稣一天一天「在智慧和身量上,并在天主和人前的恩爱上成长」(路2:52)。如同上主怎样对待以色列民,若瑟也怎样对待耶稣:「教导他迈步丶牵着他的手丶有如高举婴儿到自己面颊的父亲,俯身喂养他。」(参阅:欧11:3-4)

在若瑟身上,耶稣看到了天主的慈爱:「就如父亲怎样怜爱自己儿女们,上主也怎样怜爱敬畏自己的人们。」(咏103(102):13)

在会堂以圣咏祈祷时,若瑟一次又一次听到以色列的天主是一位温良的天主,[11] 他对待万有,温和善良,「对他的受造物,仁爱慈祥。」(咏145(144):9)

救恩史藉我们的软弱,「在绝望中怀着希望」(罗4:18)实现。许多时候,我们以为天主只在我们优秀之处工作,但在现实中,他大部分的计划往往藉着我们的软弱而得以实现。故圣保禄说:「免得我因那高超的启示而过於高举自己,故此在身体上给了我一根刺,就是撒殚的使者来拳击我,免得我过於高举自己。关於这事,我曾三次求主使它脱离我;但主对我说:『有我的恩宠为你够了,因为我的德能在软弱中才全显出来。』」(格後12:7-9)

如果这就是救恩计划的远景,我们须学习以深刻的温良来接纳我们的软弱。[12]

魔鬼使我们以负面的批判来看自己的脆弱,圣神则将它带往温良的光。温良是接触我们内在脆弱的最佳方式,指责和判断别人往往表露我们无能力接受自己的软弱和弱点。唯有温良能把我们从控告者的罗网中拯救出来(参阅:默12:10)。如此说明了与天主的慈爱相遇的重要性,尤其在修和圣事之中经验他的真理与慈爱。讽刺的是,魔鬼也会向我们讲真相,但只是为了谴责我们。我们知道来自天主的真理并不谴责,而是接纳丶怀抱丶支持和宽恕我们。那真理总是像耶稣比喻(参阅:路15:11-32)中的慈父一般向我们展示:他亲自前来迎接丶恢复我们的尊严丶让我们重新振作并为我们欢欣鼓舞,就如那父亲所说:「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了。」(参阅:路15:24)

天主的旨意丶历史和计划甚至透过若瑟的恐惧工作,由此若瑟教导我们,信靠天主包括相信他能在我们的恐惧丶脆弱和软弱之中工作。若瑟同时教导我们,在生命的暴风骤雨之中,不要害怕让天主掌舵,有时我们想完全掌控,但天主的视野总是更广大。

  1. 3. 服从的父亲

当天主向玛利亚表明他的救恩计划时,他也向若瑟作类似的事,向他揭示他的计划;天主透过梦境向若瑟启示他的讯息,在圣经中,天主也曾以这方式启示旧约子民,作为他展露其旨意的一种媒介。[13]

由於玛利亚不可思议地怀了孕,令若瑟深受困扰:他「不愿公开羞辱她」[14],但他决定「暗暗地休退她」(玛1:19)。在第一个梦境里,天使帮他解决他重大的两难问题:「不要怕娶你的妻子玛利亚,因为那在她内受生的,是出於圣神。她要生一个儿子, 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为他要把自己的民族,由他们的罪恶中拯救出来」(玛1:20-21)。若瑟的回应是即时的:「若瑟从睡梦中醒来,就照上主的天使所嘱咐的办了」(玛1:24)。他以服从去突破困局,并同时解救了玛利亚。

在第二个梦境中,天使命令若瑟:「起来,带着婴孩和他的母亲,逃往埃及去,住在那里,直到我再通知你,因为黑落德即将寻找这婴孩,要把他杀掉」(玛2:13)。若瑟不问他将要面临的困难,就只毫不犹疑地服从:「若瑟便起来,星夜带着婴孩和他的母亲,退避到埃及去了。留在那里,直到黑落德死去。」(玛2:14-15)

在埃及,若瑟怀着信心和耐心,等待天使许诺的传报,才返回他的家乡。在第三个梦境里,神圣的传讯者天使告诉若瑟,那些谋杀孩子性命的人死了,便命令他起来,带着孩子和他的母亲,返回以色列地域(参阅:玛2:19-20)。若瑟再一次毫不犹疑地服从。「他便起来,带着孩子和他的母亲,进了以色列地域」。(玛2:21)

但在回程途中,「当若瑟一听说阿尔赫劳继他父亲黑落德作了犹太王,就害怕到那里去;梦中得到了指示後——这样发生已第四次——便退避到加里肋亚境内,去住在一座名叫纳匝肋的城中。」(玛2:22-23)

依照凯撒奥古斯都有关人口登记的规定,众人要回到自己的家乡登记,按圣史路加报导,若瑟要从纳匝肋往白冷,旅程漫长而艰苦。就在这种境况中,耶稣诞生了(参阅:路2:1-7),他的诞生,像其他孩童一样,会被帝国的户籍登记,纪录下来。

圣路加特别关注到,耶稣的父母遵守了法律上所有的规定,即:耶稣割损的仪式丶玛利亚分娩後的取洁礼丶开胎首生的男性奉献於上主。(参阅:路2:21-24)[15]

在若瑟生命中的每个境况中,他都就答允「愿照你的话成就於我罢」,就好像玛利亚领受天使的报喜,以及耶稣在革责玛尼山园所作的一样。

作为一家之主,若瑟依照天主的诫命(参阅:出20:12),教导耶稣服从父母(参阅:路2:51)。在纳匝肋隐居的岁月里,耶稣从若瑟的教导中,学到承行天父的旨意。这旨意就成了他的日用粮(参阅:若4:34),甚至在他人生最困难的时刻,他来到革责玛尼的时候,耶稣仍选择照天父的意愿,而不是照他自己的意愿,[16] 成就了「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斐2:8)。致希伯来人书的作者因此总结出,耶稣「由所受的苦难,学习了服从」。(斐5:8)

从以上种种,可以明确指出「圣若瑟受天主召唤,经由他父职的行使,直接服务耶稣本人和他的使命:正是以这种方式,他在时期届满时对救恩的大奥秘通力合作,他真是一位救恩的仆人。」[17]

  1. 4. 接纳的父亲

若瑟无条件接纳玛利亚,他深信天使的说话。「若瑟的心之高贵品质,使他遵循爱德,这是他从法律所学会的;在今天这个世界,对女性在心理上丶语言上和身体上的暴力是如此明显,而若瑟表现出一个懂得尊重人和优雅的形象,纵使他不明白全局,他仍决定要维护玛利亚的名声丶尊严和生命。在他处於思虑如何作出最佳行动的犹疑中,天主透过启发他的判断来帮助他。」[18]

在我们的生命中,很多时候都会发生我们不明白的事情。我们第一个反应通常是失望或反抗,若瑟却将他自己的看法搁置一旁,好让奥妙之事彰显在他眼前,遂欣然接受,负起责任,并让它们成为他自己历史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不与自己的历史修和,我们就无法向前迈步,我们将永远被困於我们的期望和随之而来的失望之中。

若瑟向我们呈现的灵修之路,并非追求解释,而是接纳。只有从这种接纳和修和开始,我们才可以领略一个更伟大的历史,一层更深入的意义。约伯那激烈的回应,似乎是回答他的妻子反对他要忍受灾祸的邀请:「难道我们只由天主那里接受恩惠,而不接受灾祸吗?」(参阅:约2:10)

若瑟并不是一个被动消极的人,相反,他是勇敢和坚强的人。圣神赐予我们的刚毅之恩,透过我们接纳生命中的各种事物而呈现出来。只有天主才能赐予我们力量,去面对人生的一切,并坦然接受生命中所存在的矛盾丶挫折和失望部分。

耶稣来到我们中间,是天父的一份礼物,为使我们每一位可与自己历史中的人性修和,纵使我们未能够彻底明白。

就如天主告诉圣若瑟:「达味之子若瑟,不要怕」(玛1:20),他似乎向我们同样地说:「不要害怕!」我们需要将愤恨和失望放下,不带世俗的认命,却满怀望德的刚毅,坦然接受那些确实存在但不是由我们选择的事情。以此方式接纳生命,我们便更能窥探生命蕴藏的意义。如果我们寻获勇气,根据福音所教导去作,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可奇迹般地得到重生。如果现在凡事看似错缪,或有些事情已不能逆转,这并不要紧,主可以从石头地里涌现出花朵,即使我们在一些事情上受到内心的谴责,但「天主比我们的心大,他原知道一切。」(若一3:20)

在此,我们亦再度看到基督信仰的现实主义,它不排斥任何既存的事物,并在它那奇妙和不可逆转的复杂性中,以其光照和影像去传递存在的意义。因此,保禄宗徒这样说:「我们也知道:天主使一切协助那些爱他的人,获得益处」(罗8:28)。圣奥思定补充:「即使那被称为邪恶的(etiam illud quod malum dicitur)」[19]。从这个整体的角度来看,信仰给每一件快乐或悲伤的事情赋予意义。

我们不认为相信等同寻找容易让人安心的解答;基督教导我们的信仰,是我们在圣若瑟身上所见到的,他不寻求捷径,反而要「睁开双眼」面对现实,并为它接受个人的责任。

若瑟以接纳邀请我们以他人之所是去接纳他,不排斥他,爱弱者为先,因为天主召选了世上懦弱的(参阅:格前1:27)。他是「孤儿的慈父,是寡妇的保护」(咏68(67):6),并命令我们要爱在我们中间的陌生人。[20] 我想,耶稣宣讲荡子和慈父的比喻,是从圣若瑟的态度而得到启发。(参阅:路15:11-32)

  1. 5. 富有创意的勇气的父亲

所有真正内在医治的第一步,是要接纳我们个人的历史,即是要坦然接受那些在我们生命中不能选择的事情。然而,必须多加另一个重要元素:富有创意的勇气。尤其当我们面对困难的时候,它便会浮现出来。当困难在前,我们其实可以放弃和一走了之,或以某种方式处理它。有时,困境会从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去掉一些我们从没想过的素质。

当我们读「耶稣的童年史」时,我们许多时可能会发问,为何天主不以一个更直接和清晰的方式介入。但天主却透过各种人和事参与其中。若瑟是那位让天主透过他去看顾救赎历史伊始的人。若瑟是那真正的「奥迹」,靠着他,天主拯救了婴孩和他的母亲。在天之父信任若瑟那富有创意的勇气所引发出来的行动,他们来到白冷後,发觉没有客栈可供玛利亚分娩,若瑟於是找到一个马厩,并尽他的最大努力,使之变成一个欢迎天主子来到这世界的地方(参阅:路2:6-7)。面对即将来自黑落德的危险,就是杀害那婴孩,若瑟再一次在梦中得到警示,要保护那孩子,便起来,星夜退避到埃及去了。(参阅:玛2:13-14)

表面地阅读这些故事时,我们常有一个世界是由强者和当权者所支配的印象,可是福音的「喜讯」显示出,对世上当权者的自大与暴力,天主总有方法实现他的救恩计划。我们的生命似乎有时也在强权者手中,但福音向我们揭示甚麽才最关键。纳匝肋的木匠若瑟时常信赖天主上智的安排,因此他懂得化难为机,只要我们也运用像他一样的富有创意的勇气,天主总能有方法拯救我们。

如果有时主好像没有帮助我们,这并不表示我们被遗弃,而是他相信我们有能力去计划丶创造和寻找。

那瘫子的朋友们具有同样富有创意的勇气,他们为将他带到耶稣跟前,就从屋顶将他放下去(参阅:路5:17-26)。困难并不阻碍那些朋友的勇敢和坚持。他们确信耶稣可以医好这人,并「因人众多,不得其门而入,遂上了房顶,从瓦中间,把他连那小床系到中间,正放在耶稣面前。耶稣一见他们的信心,就说:『人啊!你的罪赦了』」(路5:19-20)。他们找办法把他们有病的朋友带到耶稣跟前,耶稣赞赏他们富有创意的信德。

福音没有告诉我们玛利亚丶若瑟和婴孩留在埃及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需要食粮以及寻找住所和工作。我们不用想像也可以填补福音所没有交代的部分。像其他所有家庭一样,圣家必须面对具体的问题,就好像我们众多的新移民兄弟姊妹,他们今天还冒着生命危险去对抗灾祸和饥饿。在这意义上,为那些因着战争丶仇恨丶迫害和不幸而被逼离开家园的人,我相信圣若瑟确实是他们特选的一位主保。

若瑟参与的每一个事件的结尾,福音都这样描述,他起来带着婴孩和他的母亲,做主指示给他的事(参阅:玛1:24; 2:14, 21)。实在,耶稣和他的母亲玛利亚,是我们信仰最宝贵的富源。[21]

在救恩计划中,圣子和他的母亲是密不可分的,玛利亚「在她的信仰之旅中前进,忠心地坚持与她的圣子契合,直至站在十字架下。」[22]

我们应反躬自问,我们是否有尽全力保护耶稣和玛利亚,他们也神妙地被托付予我们的责任丶照顾和保护。至高者的儿子以极为软弱的形态来到人间。他使自己需要被若瑟捍卫丶保护丶照顾和养育。天主信任若瑟,就像他信任玛利亚一样,他从若瑟身上发现他不仅会救她的性命,还会一生为她和她的孩子提供一切所需。从这个角度看,教会的守护者唯圣若瑟是赖,因为教会是历史中基督奥体的延续,同时,玛利亚母亲的身分是教会母亲身分的反映。[23] 若瑟不断保护婴孩和他的母亲,以此不断保护教会;而我们爱这婴孩和他的母亲,也以此而爱教会。

这婴孩就是那位曾说:「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25:40)。因此,每一位有需要者丶贫穷人丶受苦者丶临终者丶离乡背井者丶囚犯丶病弱者,都是若瑟不断守护着的那位「婴孩」。为这原因,圣若瑟被呼求作不幸者丶有需要人士丶难民丶受苦者丶穷人和临终者的保护者。故此,教会不得不首先爱那些最小兄弟姊妹,因为耶稣以他们为先,并与他们认同。从圣若瑟那里,我们必须学会同样的关心和责任:爱那婴孩和他的母亲;爱圣事和爱德;爱教会和穷人。这每一个现实,都是那婴孩和他的母亲

  1. 6. 劳动的父亲

圣若瑟的特点之一就是他与工作的关系,自第一份教会社会训导文件——教宗良十三的《新事物》通谕颁布以来,这议题就备受到关注。圣若瑟是一位木匠,他正直地工作以养家糊口,享用由自己劳动所赚取得来的食粮,耶稣就从他身上学会这价值丶尊严和喜乐。

在我们的时代,就业似乎再次成为一个迫切的社会议题,甚至许多在数十年来享有一定程度的繁荣国家,失业情况也达到创纪录的水平,我们需要以一种新的体认,去了解工作所带来尊严的意义,圣若瑟就是堪作模范的主保。

工作是参与救恩工程的一种方式,给我们机会去促使天国临现,发挥自己的天赋与才能来替社会大众和人类共融作出服务;如此,工作不仅是个人自我实现的机会,而且它更成就社会的基本细胞——家庭。一个欠缺工作的家庭,特别容易受到困难丶压力丶不和丶甚至是离异的危害。我们怎能谈论人性尊严,却不致力使每一个人都有机会争取有尊严生计的呢?

无论是何种工作,工作的人是与天主合作,以某种方式成为我们身处世界的创造者。我们时代在经济丶社会丶文化和灵性上的危机,可视作对我们所有人的一种呼唤,去重新发现工作的价值丶重要性和必要性,为促成一种没有人被排除在外的新「常态」。圣若瑟的工作提醒我们,天主自己成为人,并没有轻视工作。失业问题打击着许多兄弟姊妹,尤其最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更使情况恶化,这状况提醒我们,要重新审视优先的事项。让我们恳求圣若瑟劳工主保,帮助我们寻找途径,去承诺不让任何一个青年丶任何一个人和任何一个家庭缺乏工作!

  1. 7. 反映天父影像的父亲

波兰籍作家贾恩•都布拉辛斯基(Jan Dobraczyński)在他的着作《天父的影子》[24]中,以小说的形式描绘圣若瑟一生的故事。他以影子的暗示图像来勾画若瑟的形象;对於耶稣,若瑟是在天之父地上的影像:他看顾并保护耶稣,为了跟随耶稣的脚步,从不离开他。我们想到梅瑟向以色列子民所说的话:「在旷野里,你也看出上主你的天主在你所走的长途中,携带你们,如同人携带自己的儿子一样,直到你们来到这地方」(申1:31)。若瑟以同样的方式,终其一生担当父亲之职。[25]

父亲并非天生的,而是要被塑造的。一个男人成为父亲,不仅由於他把孩子带到世界上,更是因为他要肩负起养育子女的责任。当一个人为另一个人的生活承担责任时,他就以某种方式向那个人行使父职。

在我们目前的社会中,孩子都活得好像无父的孤儿。现今的教会也需要父亲。圣保禄给格林多人的忠告,现今还是合用:「你们纵然在基督内有上万的教师,但为父亲的却不多」(格前4:15)。每位司铎或主教应该增添如保禄宗徒般的情怀:「是我在基督耶稣内藉福音生了你们」(格前4:15)。保禄也对迦拉达人表示:「我的孩子们!我愿为你们再受产痛,直到基督在你们内形成为止。」(迦4:19)

作父亲的,意味着要引导孩子进入生活体验和现实。不压抑他们,不束缚他们,不占有他们,而是使他们有作出选择丶享有自由和探索新机遇的能力。或许为此缘故,传统上在提及若瑟时,也把他为父的称呼冠以「最贞洁」的专称。这专称不指纯粹情感上的迹象,而是表达一种与占有欲相反的整体态度。贞洁是一种在生活各方面都不受占有欲所控制的自由。只有当爱是贞洁时,才算是真爱。占有欲的爱,最终总会变得危险丶束缚丶窒息并带来痛苦。天主自己以贞洁的爱去爱人;他甚至让我们拥有犯错和背叛他的自由。爱的逻辑往往就是自由的逻辑,而若瑟懂得如何以超凡的自由去爱。他从不将自己置於中心。他懂得谦下自处,把玛利亚和耶稣的生活置於他生活的中心。

若瑟的喜乐不仅在於自我牺牲,更在於自我奉献。在他身上,从看不到挫败,只有看到信任。他一贯的沈默并不指向抱怨,而常表现出信任的具体姿态。今天的世界需要父亲,以抵抗专制者,即抵抗那些想占有他人以填补自己空虚的人;它反对那些把权威与专制主义丶服务与奴役丶对话与压迫丶爱德与福利心态丶权力与破坏混淆的人。每一个真正的召叫都是出於自我奉献,这是单纯牺牲的成熟。圣职人员和献身生活者也同样需要这种成熟。无论我们的召叫是婚姻丶独身还是守贞,如果只停留在牺性的逻辑,而未达到自我奉献的成熟,那麽,这召叫就不能成为爱之美与喜乐的标记,甚至有可能导致忧愁丶悲伤和挫败的危机。

为父者拒绝决定子女生活的诱惑,崭新的,以及不可意想的远景就会展开。每个孩子总是带着一个谜,一些闻所未闻的东西,只有在一个尊重他自由的父亲的帮助下才能显露出来。就是一位父亲觉得他已经完成了他的教育行动,并完全地活出了父职时,只有当他成为「不必要」时,当他看到他的儿子变得独立自主并独自踏上生命之途时,当他置身於若瑟的处境时,像他常常知道那位婴孩不是他的,仅是委托给他照顾而已。总之,这就是耶稣的意思,他说:「不要在地上称人为你们的父,因为你们的父只有一位,就是天上的父。」(玛23:9)

每当我们在行使父职时,我们应时常紧记,这不是行使占有权,而是一个指向更高的父权的「标记」。我们所有人在某程度上都有若瑟的处境:天上唯一父亲的影子,「因为他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玛5:45)。也是伴随着他圣子的影子。

***

上主给若瑟说:「起来,带着婴孩和他的母亲。」(玛2:13)

此宗座牧函的目的,是为加增我们对这位伟大圣者的爱,鼓励我们恳求他转祷,并效法他的众德行与热诚。

的确,圣人的特殊使命不只在於赐予奇迹和恩宠,更是在天主面前为我们转祷,犹如亚巴郎[26] 和梅瑟,[27] 也如「唯一的中保」耶稣(弟前2:5),他是我们在父那里的「护慰者」(若一2:1),他也是「常活着,为我们转求」的那位。(希7:25;参阅:罗8:34)

圣人们帮助所有信友「获致圣德及本地位的成全。」[28] 他们的生命就是把福音付诸实行的具体明证。

耶稣说:「跟我学罢!因为我是良善心谦的」(玛11:29)。圣人们的生命也是我们仿效的表率。圣保禄明确地劝告我们:「你们要效法我!」(格前4:16)。[29] 圣若瑟以有力的沈默表达了同样的讯息。

在众多如云的圣人的典范面前,圣奥思定曾自问:「他们能做的,难道你就不能做吗?」因此,他终於归依并大声呼喊:「我爱你太迟了,你是万古常新的美善!」[30] 他就这样更接近决定性的归依。

我们只须向圣若瑟祈求恩宠中之恩宠,就是:我们的归依。

让我们以此祷文一起向他呼求:

万福,赎世主的守护者,

童贞圣母玛利亚的净配。

天主把他的独生子托付予你;

你的净配玛利亚信赖你,

因你的合作,基督降生成人。

大圣若瑟,请向我们显示你也是我们的父亲,

并在人生的旅途上引领我们。

请为我们祈获恩宠丶慈悲和勇气,

并保护我们免於一切凶恶。亚孟。

方济各

颁於罗马,圣若望拉特朗大殿

2020年12月8日,圣母始胎无染原罪节日,本人在任第八年。

(台湾地区主教团丶澳门教区及香港教区合译)

[1] 路4:22;若6:42;参阅:玛13:55; 谷6:3。

[2] 圣礼部,「Quemadmodum Deus」法令 (1870年12月8日):《宗座公报》6 (1870-71),194。

[3] 参阅:於大圣若瑟瞻礼向意大利天主教工人协会致词 (1955年5月1日):《宗座公报》47 (1955),406。

[4] 参阅:《救主的监护人》宗座劝谕 (1989年8月15日):《宗座公报》82 (1990),5-34。

[5] 《天主教教理》,1014。

[6] 疫情下的默想 (2020年3月27日):《罗马观察报》(L’Osservatore Romano)2020年3月29日,第10页。

[7] 《释玛窦福音讲道集》五3:希腊教父57,58。

[8] 讲道 (1966年3月19日):《保禄六世的教导》4 (1966),110。

[9] 参阅:《自传》6,6-8。

[10] 超过四十年的时间,在每一天晨祷之後,我都会诵念一篇取自耶稣玛利亚爱德修女会(Congregation of the Sisters of Jesus and Mary)十九世纪法语祈祷书的圣若瑟祷文。它表达了对圣若瑟的虔敬和信任,甚至带有一点挑战:「光荣的圣若瑟,你使不可能变成可能,求你在痛苦和困难之时助佑我。请将我交托的那些严重而令人不安的境况纳入你保护之下,使其获得完满的结果。我敬爱之父,我全信靠你,求你不要让我的呼求白费。你为耶稣和玛利亚献上所有,请展示你的善良与能力兼备。亚孟。」

[11] 参阅:申4:31;咏69(68):17;78(77):38;86(85):5;111(110):4;116(114):5; 耶31:20。

[12] 参阅:《福音的喜乐》宗座劝谕 (2013年11月24日),88, 288:《宗座公报》105 (2013),1057,1136-1137。

[13] 参阅:创20:3;28:12;31:11, 24;40:8;41:1-32;户12:6;撒上3:3-10;达2,4;约33:15。

[14] 遇此情况,甚至有处以石头砸死的规定。(申22:20-21)

[15] 参阅:肋12:1-8;出13:2。

[16] 参阅:玛26:39;谷14:36;路22:42。

[17] 参阅:圣若望保禄二世,《救主的监护人》宗座劝谕 (1989年8月15日),8:《宗座公报》82 (1990),14。

[18] 弥撒及册封真福典礼讲道,比亚维森西奥,哥伦比亚 (2017年9月8日):《宗座公报》109 (2017),1061。

[19] 《论信望爱》,3.11:《拉丁教父集》40,236。

[20] 参阅:申10:19;出22:20-22;路10:29-37。

[21] 参阅:圣礼部,「Quemadmodum Deus」法令 (1870年12月8日):《宗座公报》6 (1870-71),193;真福比约九世,《Inclytum Patriarcham》牧函 (1871年7月7日):l.c., 324-327。

[22]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教会宪章》,58。

[23] 《天主教教理》,963-970。

[24] 原着:Cień Ojca,华沙,1977。

[25] 参阅:圣若望保禄二世,《救主的监护人》宗座劝谕7-8:《宗座公报》82(1990),12-16。

[26] 参阅:创18:23-32。

[27] 参阅:出17:8-13; 32:30-35。

[28]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教会》宪章,42。

[29] 参阅:格前11:1;斐3:17;得前1:6。

[30] 《忏悔录》,VIII, 11, 27: PL 32, 761; X, 27, 38: PL 32, 795。


PDF 下载 

  • By: davc
  • By: davc